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Fri, 05 Jun 2020 00:46:10 GMT 在管理和教育之间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1p5jiilb2g6a2ggz.html 在管理和教育之间
最冷漠的教育,总会用各种各样的立场表明——自己与真实世界无关。
疫情发生过,如果我们所主导的教育没有丝毫改变,如同疫情没发生过一样,这样的教育一定是冷漠而没有温度的。
总有一些事情,其间的意义是靠用心做教育的我们去赋予的。比如,开学初期,我们要求每一名师生做到——校外的口罩不进入校园,必需在校门口摘掉口罩丢进专用医疗废物回收箱。不要说家长不理解,身处其间落实这一措施的我们能够理解吗?
从管理的角度看,没有靠谱的科学研究数据表明,换掉口罩再进入校园,校园的安全系数就会真的提高。一定程度上,它还增大了学校管理的难度,每个通道上,还要多安排一名教师志愿者来提醒孩子更换口罩。特别是开学第一天,一位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将口罩丢进医疗废物回收箱的一瞬间,那表情简直亮了,那是何等的揪心和可惜呀!如果每天两次进入校门,要换掉两只口罩的话,每个孩子每天的读书成本无形中增加了四块钱左右。
这四块钱能换来什么?或者说,当什么样的教育在孩子心中生发是,这四块钱才是真正物有所值的?
一、学校的管理时时处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1p5jiilb2g6a2ggz.html#cmt Thu, 04 Jun 2020 08:40:30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1p5jiilb2g6a2ggz.html
《为政第二》:己知放在一边,知人而不徒羡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u1u0gmp0qh6d95jx.html 《为政第二》:己知放在一边,知人而不徒羡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论语》本身的编排,未必是孔子的意思,但一定掺杂了编者的意思。
前面刚刚讲过“攻乎异端,斯害也已”,紧接着,孔子便拉着子路讲何谓“知道”。其间有什么具体的联系吗?其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吗?恐怕,这不是一个可以简单作答的是非问题。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讲得生命对于生命的态度,也是生命对于自己的态度。对于生命个体而言,只在特别的一端用力,也就是只在自己尚未达到甚至也不可能达到的一端用力,是有害的。就像一个人看到别人与自己的不同, 一味的想成为别人那个样子,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邯郸学步,别人的好没有学到,自己的根本也丢掉了。对于与自己不同的生命而言,因为他与自己的不同,就过于关注甚至攻击他。从自然大道的多样和丰富来看,是不妥贴的。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刚愎,是不利于生态本身的。
就生命之于生命而言,要容许生命的多样性和个性,要看到别人的好。就个体生命而言,要看到自己与其他生命的不同,要从自己的根本上去求生命的进步与发展,不能陷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u1u0gmp0qh6d95jx.html#cmt Tue, 02 Jun 2020 02:20:07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u1u0gmp0qh6d95jx.html
《为政第二》:中庸的源头在哪里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gqvzj5clpcjyp192.html 《为政第二》:中庸的源头在哪里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中国的哲学,一上来就是老年人的哲学。老子、孔子、墨子,各位不到胡子一大把的时候,是断然不肯表达自己的意见的。这些们年轻时,将自己隐蔽在前人的阴影里,轻易不肯发声。孔子算得上中国文化河流中横亘在春秋末期的大堤坝了吧,他老人家讲究的是述而不作。意思是说,只转述古人的做法和经验,至于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到底,从孔子开始,或者说从更早的三皇五帝开始。中国人讲求的学问就是做人的大道。这种大道不同于科学,单靠求真难以究竟;也不完全等同于道德,仅凭向善也难以完全讲通;甚至也不是纯粹的艺术,只是一味的尚美也难有正果。这种学问,一定程度的有源出于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意味。
人法地这种事儿,谁能讲清楚呢?凭什么说法地的做法就不如你的好呢?而法的自然,则是讲究和谐、多样的。多样与丰富差不多可以概括为自然的表征,法自然,差不多就是崇尚多样与丰富。回到多样与丰富这个自然的表征上,差不多就可以理解孔子讲得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了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gqvzj5clpcjyp192.html#cmt Mon, 01 Jun 2020 13:40:25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gqvzj5clpcjyp192.html
《为政第二》:在自己的心田里向上生长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i7zwowjc2hcubxb2.html 为政第二》:在自己的心田里向上生长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钱穆先生解读《论语》,多从词义入手。他认为“罔”有“迷惘”和“诬罔”两意,前者强调只向外面学,不深入己心,不作精思,最终陷入迷惘。后者讲精思的不够深入,自以为是,以非为是,从而诬罔所学。
实际上,两层意思是一个方向,都是在学的过程中,对自己的本心关照不够,或者说自己的本心参与不够。前者是参与的太少,后者是参与的太草。太少与太草,只有程度上的差别,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孔子讲得为政,说得更多的是对天下生民的教化。
“学而思”、“思而学”实际上是一种生命自然状态。植物也好,动物也罢,自外在世界获取营养,经由自己内在生命的加工,最终转化成可见的成长。“学而思”、“思而学”恰如由外而内再由内而外的永续循环,只有这种永续循环建构起来了,畅通起来了,生命本身才能充满生气,才能生生不息、不断生长。
世界上的生物无论有多么多样,就其本质而言,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向上生长。任何生命一旦迷失了这一方向,一旦丢开了这一趋势,也就丧失了其作为生命的本质,变成了——死物。
一、学霸——学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i7zwowjc2hcubxb2.html#cmt Thu, 21 May 2020 10:22:52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i7zwowjc2hcubxb2.html
《为政第二》:走什么样的路,成为什么样的人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8t8qkea0w3hxzaf8.html 《为政第二》:走什么样的路,成为什么样的人
走什么样的路,成为什么样的人?说句玩笑话,这是个很大的哲学问题,同时,又是人生中无时无刻都在面对的基本问题。
江西省某监狱的高墙上就写着这样的标语:你是什么人,到这儿干什么?
孔子的为政之道,一直在强调教化,难免要面对上面的哲学问题。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孔子为大家指出了两条路,一条路的尽头是一个典型——君子,另一条路的尽头,也是一个典型——小人。第一条路上有个路标叫周而不比,第二条路的路上也有个路标赫然写着比而不周
的意思是圆周,以公正之心对待天下众人,没有预定的成见及私心。《道德经》中讲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便是这个意思。的意思是朋比,前后紧随,同流而聚。
现实世界里,没有只周不比的君子,也没有只比不周的小人。周和比是不同的价值倾向,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存在。只有当现实中的两难问题摆在面前时,对于两种价值倾向的偏好和选择才能让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渐次拉开。
一、何谓君子,何谓小人
何谓君子,何谓小人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8t8qkea0w3hxzaf8.html#cmt Wed, 13 May 2020 12:49:18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8t8qkea0w3hxzaf8.html
《为政第二》:君子不是东西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s2r06hytybtbaai3.html 《为政第二》:君子不是东西
子曰:君子不器
孔子讲为政,差不多就是在说为正的教化。因此,在他的概念系统中,会频繁的出现君子
君子,实际上就是正人的化身。作为正人的化身,是孔子树立起的正面的典型,所以,在《论语》中,我们会经常看到孔子和他的弟子们讨论君子的对话。
孔子讲君子不器,南怀瑾先生开过一个玩笑,君子不器硬生生翻作白话文就是君子不是东西。听起来很可笑,但真正笑过了,冷静下来思考——居然有一定的道理。
是器具,特点是各有其用。君子不器,意思是说君子不能像一件器具,只合于某一种用途,只能在一种环境中成其为君子。换句话说,真正的君子应该体现在各个方面,各种场合。顺境中有君子的样子,逆境中更要有君子的样子。富有时,能富而好礼;贫穷时,能安贫乐道。时时处处都有君子的风范,君子的特质。
一、器用与君子:当下不器
为政也好,为正也罢,孔子始终讲得都是最本质的特征就是主动、积极。而任何一种都是摆在那里,为人所用时,才有用,不为人所用时,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s2r06hytybtbaai3.html#cmt Thu, 07 May 2020 11:21:24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s2r06hytybtbaai3.html
《为政第二》:为政与为师本是同道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1c0ik1b6o2w8t228.html 《为政第二》:为政与为师本是同道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为师和为政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从教育史的角度看,各种文明的发展过程中,都有“以吏为师”的传统。孔子所处的春秋时期,各诸侯国甚至有“以政为师”的传统,纷纷将自己的公门子弟,送到周边国家,用“为政”的方式培养、历练,以期有所成就。不少公门子弟正是因为历练出了好德声,才被接回国内执掌乾坤的。
西方教育史用极具画面感的语言描述了人类早期的学校:部落旁的一株参天大树下,一位老者在树下向一群年轻人讲述自己的故事和经验。
参天大树的所在就是早期的学校,那位讲述自己故事和经验的老者就是最初的师者。
孔子讲:“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意思是说,能够不断从温习旧知中开悟出新知来,始可以作为人师了。
东西文化的表述方式不同,但宗旨要义是没有什么分别的。孔子讲的“师”和西方教育史描述的那个长者,都是能够向他人讲述自己心得的人。不是读了几年书,拿了个教师资格证,就可以做老师的。没有自己的心得、体悟,没有自己的创造,是没有资格做老师的。
一切“学习”,有一个基本的逻辑前提。那就是——用已知解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1c0ik1b6o2w8t228.html#cmt Tue, 05 May 2020 09:32:05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1c0ik1b6o2w8t228.html
《为政第二》:比人事处更高明的组织部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rn2pkerpe97lind3.html 《为政第二》:比人事处更高明的组织部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一开始,孔子便没有在自己的“为政”体系中设置“人事处”。因为,他深信自己的学问是做人做事的大学问。而做人做事这种事儿,是很难单纯用纪律和绩效来考核的。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写过一副很有名对联,“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有心行善,虽善不赏。”在做人做事上,单纯看做了什么,造成了什么结果,很难对一个人做出客观的评价。
从这个意义上讲,“组织部”是比“人事处”高明出许多的组织设计。先把显而易见做的事,做事形成的结果放在一边,着力在选人、用人、培养人上下功夫,一下子抓住了为政教化的关键。
“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是孔子为两千多年后的组工干部开列的选人、用人注意事项。
一、 视其所以
以,因。因何而为。视其所以,就是看一个人因何而做这件事。
孔子一向是很关注人的。在《学而第一》中,他讲“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不为别人不知我而忧愁,该为不知人而揪心。
什么是“知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rn2pkerpe97lind3.html#cmt Mon, 04 May 2020 08:36:48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rn2pkerpe97lind3.html
《为政第二》:把能干事的干部选拔到领导班子中来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q66rxeqx0vcy3lnl.html 《为政第二》:把能干事的干部选拔到领导班子中来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颜回是孔子早年弟子,深受孔子喜爱。
做老师的不是草木,难免会对学生有所偏好。多数老师都会喜欢聪明伶俐的学生,孔子则不同,他深为喜爱的颜回“不违如愚”。
对于这段话的断句有两种:
其一出自南怀瑾先生,亮点在“不违如愚”: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另一种断法出自钱穆: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南怀瑾先生的断法灵动活泼,很有新意,但非功底深厚者难以驾驭。钱穆先生的断法中规中矩,接近本源,符合普通人的认知习惯。
孔子之前直接夸过颜回: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贤哉回也!
在《学而第一》篇中,拐弯抹角的也间接夸过颜回那样的人。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在《为政第二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q66rxeqx0vcy3lnl.html#cmt Wed, 29 Apr 2020 14:08:44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q66rxeqx0vcy3lnl.html
《为政第二》:楼上有什么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siregnvd05ve3g2w.html 《为政第二》:楼上有什么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王之涣有首诗写得很棒,“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已经是很棒的画面了。想不想看到更棒的画面,体会更棒的境界?——“更上一层楼”就好。
楼上有什么?更美的风景,更高的境界,更真淳的大道。
所以,孔子讲“仁者乐山”,讲“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孔子的教育,最妙的恰在于他对境界的体会,他总能在学生原有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自然而然的引领学生登堂入室,步入一个更高的境界。
关于孝,孔子做到了让每一名求教者都“更胜一层楼”。
一、子夏:从安于行到“色难”
什么叫“安于行”呢?
就是满足于正在做的,满足于所能做的。做了就心安理得,做了就以为是功德圆满。“有事,弟子服其劳”。作为后生小子,有需要劳顿的事儿,尽可能的替长者去做。“有酒食,先生馔”。又好吃的就拿给父母长辈吃。显然,已经做的不错了,比那些嘴炮族已经好出了不少,是典型的行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siregnvd05ve3g2w.html#cmt Tue, 28 Apr 2020 14:48:11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siregnvd05ve3g2w.html
《为政第二》:子弟、弟子的恰到好处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3399p2o5i9scadni.html 《为政第二》:子弟、弟子的恰到好处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孟武伯是前面那位孟懿子的儿子,属于鲁国显赫世家的子弟。
子游姓言,名偃,子游是他的字。是孔子学生之中比较有成就的一位,更是孔子为数不多的南方弟子中,最优秀的一位。孔子有“吾门有偃,吾道其南”的说法,言下之意是说“我”有了言偃这个学生,“我”的学说才得以在南方传播。子游是孔子晚年的弟子,南怀瑾考证他比孔子小四十五岁。应该和世家子弟孟武伯年龄差不多。
两个人先后找老师问孝,一个是世家子弟,一个是关门弟子,年龄、阅历差不多,理解力和身份地位也差不多。孔子虽然一一作答,但却异曲同工。
一、“主政”者眼中的孝
为什么在“为政”篇中,反复的谈孝呢?
孟懿子作为正在主政的人,先来问孝。孔子的回答是“无违”。
这个答案是可以推而广之的。无违于父母之命,无违于父母之志,无违于礼。推而广之,无违于君,无违于天道,无违于天下苍生。
从“为政”的角度看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3399p2o5i9scadni.html#cmt Mon, 27 Apr 2020 14:37:27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3399p2o5i9scadni.html
《为政第二》:响鼓不用重锤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8487eexcbeb4c8ok.html 《为政第二》:响鼓不用重锤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孟懿子是鲁国大夫,当时鲁国最为显赫的三大家族之一。氏仲孙,名何忌,早年,受他的父亲僖子遗命学礼于孔子。
一位公子哥,老爹临死前非让拜孔子为师,情愿也好,不情愿也罢。老师在他眼中高贵也罢,平凡也罢,也得做做样子,做出求学的样子。
孔子这个老师呢,自然也是阅徒无数。孟懿子问自己什么是“孝”时,他怎么能不清楚问者的态度和想法?
于是,用“无违”两个字答复他。
学生本身就无心纠缠,本来就是那个死了的老爹让来求学的,这会儿,老师已经给了个标准答案,那还不抱着就走?
学生走了,老师心里想说的话还没说完。正好赶上赶车的樊迟得者这个“福利”。孔子描述了孟懿子和自己之间的对话,樊迟不像孟懿子,人家是自己真心要求学问。所以,赶紧接着问“何谓也”,怎么理解呢?
孔子进一步解说了孝道。礼是孝的根本,父母在世时,以礼奉事;父母离世了,以礼葬之,以礼 ……]]>
与点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8487eexcbeb4c8ok.html#cmt Sun, 26 Apr 2020 14:08:13 GMT http://blog.zzedu.net.cn/yudian/article_8487eexcbeb4c8o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