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贾鲁河的夏天》
  • 作者: 张一时间: 2019/6/17 0:23:18分类: 生活感悟
  • 贾鲁河的夏天

    /张一

    贾鲁河的夏天与高中有关,初识竟还是那个冬天。

    一九九四年我在中牟四高就读,贾鲁河就从学校东门外过。最初的印象是一个中年男子因煤气中毒被拉往河边冲风。那是一个极冷的早晨,一群一群的人围拢去看,那天正好请假办事,也就夹杂在人群里远远地张望。说实话,凡是关于流血牺牲的事情,我都是断断不敢近前的。至于那个人后来怎么样了,真不得知,只听说他家人在那守了两天两夜。

    但那天我却见到了贾鲁河,见到了它的真模样:临近县城的河段,水流似乎慢了一点,各种垃圾袋子和干枯坠落的枝枝叶叶在水面漂浮着远去,岸边不整齐的坑洼处聚集着长时间冲刷遗落的破衣服烂鞋子;稍稍靠近一点,中间裸露的河床上躺着几个早已经腐烂的小狗小猫的尸体,一股强烈的臭气扑鼻而来。似乎连两岸稀疏的垂柳也不愿多亲近它一点点。

    再后来就是,谁谁谁在贾鲁河溺亡了,一个噩耗接着一个噩耗。每每发生哀事我都会想,它就是一个张着大口要吃人的狰狞的怪兽,不能近前一步的,并且它永远都吃不饱。所以我开始憎恨它了,竟也演变成了恐惧。

    上了大学,贾鲁河又从学校的西墙外流过。但是学校距离小城有一段距离,虽然河面依然有荒秽在深水处打旋儿,水似乎又不是那么的污浊不堪了。只是哀事并没有减少,年年都若约发生。我就说吗,它是个不知足的怪物。

    上班了,回到了老家,距离贾鲁河远了,就再也不去刻意打听它又吃了谁。即使没有传闻,我也断定那些哀事是被人为藏起来了。因为上学的时候,逢了暑假就听老师们不停的宣讲不准下河游泳,如果要去需要做好哪些准备。后来教学了,又不停的给我的学生们宣讲不准下河游泳,如果要去需要做好哪些准备。无论听的时候还是说的时候,我都是极讨厌的,因为我压根儿就不喜欢它。它真的会吃人的,所以没有必要去招惹它,除非你做好了要被它吃掉的准备。

    二零零五年换了单位,调到县城工作。贾鲁河依然淡在我的意识之外,只是后来听说政府要对它有大动作。只是听说而已,它流它的水,我教我的学,总是相安不顾的。

    时间来到二零一七年,又是暑假。因为女儿上学的问题,家搬到了新县城,贾鲁河又从家北边流过。每个清晨,站到窗前就能看到河边垂钓的好鱼人;夜幕降临,又看见了河面上新架起的几座大桥,灯火璀璨,五颜六色,煞是好看!我本就是个懒人,没有晨练的习惯。但遛弯儿的邻居总给我讲贾鲁河上的风光,这又勾起了我想重新认识它的欲望。

    一个美好的黄昏,遇上周末,我领着女儿走近贾鲁河。这之前我是不去贾鲁河的,当然我的女儿更不能去。穿过滨河路,百米宽的花带随着它绕向远方;花带中间还有柏油路和小广场;花丛中别致的音响低沉着轻音乐……这还是那个贾鲁河吗?虽然我还没有看见它,但我的思想在极力的左右着疑虑重重的眼睛。

    一条干净的河出现了。黄水黄的那么正宗,像一条金灿灿的玉带,揽着小城靓丽的身影。岸边是石板路汉白玉栏杆,垂柳依着水面,蜻蜓立上露了尖尖角的小荷,远方浅水处有野鸭戏水,半空中有水鸟轻盈的姿态掠过,空气里吹来一缕缕清新的风,……尤其是那十里荷花噢,莲叶何田田,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词去形容它了。一时兴起,拾得打油诗一首:《贾鲁河南》。

    贾鲁河南荷花艳,十里柳风吹不断;

    闲者垂钓挥杆忙,行人驻足喜相看。

    沿着洁净的石板路往前走,余晖已经散尽,彩虹桥上也亮起了七彩的光。情不自禁的再来一首:《彩虹桥吟》。

    杨柳依依夜风凉,十里荷花到天堂;

    彩虹桥上有郎寻,当年织女今何方?

    我立在岸上,喧闹了一天的小城在宁静的贾鲁河边渐渐有了鼾声。一轮月投射到眼前的水里,月色如水,那是在层层叠叠的云翳下铺展出的朦胧光辉。于是,每一块石板都印上了清凉的影子,那是游人快乐的脚步。

    女儿喊我说饿了,我始觉陷得竟是如此之深。我爱它现在的样子,如此美丽如此清新,但我又担心它会继续吃人。虽然岸边密布着“水深危险,请勿靠近”、“贪得一时凉,亲人泪两行”等等警示性标语,依然会看见有大着胆子下水的好事者。

    真诚的劝上一句:“美景只合远处观,不可贪玩冒危险”。再说了,你妈还等着你回家吃饭呢!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352) | 回复(48) | 赞(12)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