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娘亲是陀螺》
  • 作者: 张一一时间: 2019/7/18 20:40:03分类: 生活感悟
  • 《近乡情怯》之二十一

    /张一

    娘亲是陀螺

    近几天的天总是雾蒙蒙的,虽然也有风,总感觉潮气很重;这对于炎热的七月,确不是一件好事情。长时间的不动,身心都会莫名的烦躁;乍一动,浑身又汗津津的,也不舒服。

    不开空调,就慵懒的正对着一台电扇,“嗡嗡翁”的对抗时间。无意间瞥见阳台的角落里有两兜儿大蒜,心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几天前。那是我离家时妈放车上的,一个个都是精挑细选。我思索着今年的蒜价儿还可以,让留着卖钱。妈只是说,“自家种的,自家吃的,一定要吃好的。”

    我出生在豫中平原的一个偏僻的小乡村,在七、八十年代,因为闭塞,所以物质极度匮乏。我的妈妈和千千万万的妈妈一样,勤劳善良,贤惠朴实;终日里在锅前灶后、田间地头忙碌,似乎像是一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陀螺,不停的旋转,旋转……

    初始的记忆里还有生产队。妈每天都起的很早,做好了饭盖在锅里,然后再匆匆赶去参加劳动。在那样一个年月里,吃饭是庄稼人最难解决的问题,妈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费尽了心血。

    一年四季里,整个冬天都很单一,饭桌上的一碗儿瓜豆酱就挨过了无数个寂静而又寒冷的日子。因为明知道贫瘠,所以也就不再幻想有什么奇迹。

    春天一来,饭桌上的菜就开始多了。油蓬、荠菜、白蒿什么的,还有小叶杨、柳穗儿、棠梨花等等,大自然里的青青绿绿都能把餐桌装点的生机盎然,成为庄稼人填饱肚子的美食。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 “曲曲菜”,细长的叶,吃起来苦涩不堪。每当妈把它端上桌的时候,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一口口硬生生的咽下去……

    四、五月间,树上的榆钱和槐花也能吃了。憋屈了许久的胃终于可以换点儿新鲜了。大家拿钩挎篮的奔到林子里,身手敏捷的“跐溜、跐溜”上树,钩下枝繁花茂的,下面等待的弟弟妹妹们负责撸进篮子里。而妈也似乎早就在家里等好了,用这些天然的食材,掺些玉米面或黄豆面,加点盐做成窝窝头或者糊涂粥,一家人竟也能吃的津津有味……

    炎夏一到,那些个野菜、树叶的就退居二线。因为这个时候各种能登得了台面儿的蔬菜都可以吃了。番茄、豆角、西红柿,辣椒、茄子、大菜瓜,……丰饶的很。逢了家里人谁谁谁的生日,还能帮边儿吃上一、二个自家鸡子下的蛋,甭提有多高兴了。这个时候妈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也许是少了吃着上顿又担心着下顿的无奈吧。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萝卜、白菜的很是普遍;偶尔再配上红薯做的粉条炖上一锅,连我这饭量不大的也能吃上一大海碗。红薯叶、萝卜缨的都成了配角,有时候妈也会采回来一些晒干,储存起来,以备冬天打牙祭。

    人们常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起初我并不是很理解,因为无论日子有多难,妈为我们一家人准备的一日三餐都是那么的准时,从没有断过一顿。其实,当逢粮食青黄不接时,妈也会偷偷的去邻居家里借,毅然放下她那争强好胜的自尊。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尤其是自己成了家有了孩子,更能体会的彻骨。

    妈真的就是一个陀螺,不知疲倦的,围着厨房的锅碗瓢盆儿,围着门前的那个石磨,围着村里的角角落落,围着村外的庄稼小河,……不知道转了多少圈儿。当然也不用去数,因为我知道,怎么数也是数不过来的。

    此刻,我只想说:“妈,我知道您累了,您为儿女像陀螺,余生多为自己活!”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13) | 回复(35) | 赞(15)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