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记得扒土元
  • 作者: 普光时间: 2019/6/18 9:42:36分类: 随笔
  • 记得扒土元


    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农村的家家户户还十分贫穷,有钱的人家不多。谁家里有个在外工作的人员,那就是有钱户了,被人嫉妒。农民要想挣个钱,除了通过干农活挣工分到余粮的境地,年末分几个余粮钱之外,就得搞个家庭副业,譬如养个鸡、鸭、猪、兔什么的。而养成之后要想换成钱,还得到公社供销社收购部才能卖掉换成钱。一些乡下的孩子手里更是缺钱,要想手里有个零花钱,就得向父母伸手要。所以,孩子们也在想方设法挣个钱。在农村,挣钱的门路实在不多,最好的挣钱门路就是刨地黄根、白蒿、扒土元等卖给公社供销社。

    曾有一段时间,村里少年群里兴起了一股扒土元热,我也和村里一些少年儿童一样投入到了扒土元的热潮里。土元,又叫土鳖。扁椭圆形黑虫,经常生活在有荆棘杂草的坟地里或土岗里,捉住之后,用水煮熟,晒干就是一种中药。当时供销社收购部收这种药材,两块钱一斤。为了扒土元,我和小伙伴们经常拿着空罐头瓶到坟地里或树林土岗上去找。土元这种虫就生活在有杂草和灌木丛根部的虚土里,找的时候,就用手扒。找到以后,就用手捏住放在空罐头瓶里。运气好的话,一晌时间就能吧一瓶,运气不好的时候,一晌时间也扒不到几个。这种地虫也是聚群,哪个地方的有,就会很多,哪个地方没有,再找也是没有。每当扒出来一个,尤其是大的,心里是美滋滋的。一晌下来,能捉到一瓶或大半瓶,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

    回到家里,就是用茶缸之类的器皿把土元煮了,然后放在阳光下晒。晒干后就收起来用小布袋装好。就这样,我们少年儿童经常在放学之后或者星期天去扒土元。每次扒几个,日积月累也能积攒个一二斤。村里有个大点的少年,扒土元最为内行,他扒的土元也最多。一夏下来,他竟然用扒土元卖得的十几元钱做了一条“的确良”裤子。看到他穿着那条浅蓝色的的确良裤子,我们又羡慕又嫉妒,更加勤奋扒土元了。

    扒土元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钻在灌木丛里,有时会触到马蜂窝被蛰住,有时也会扒出来蝎子或蛇之类的毒虫。如果被蝎子蛰住或蛇咬住那就倒霉了,这使人不禁想到柳宗元的《捕蛇者说》。如果说《捕蛇者说》中所描写的蒋氏冒着生命危险捕蛇是为了缴纳苛捐杂税的话,那么那时我们这些少年儿童冒着危险在灌木丛中扒土元,则完全是被贫穷的生活所迫。如果是今天,再也不会干那些低级趣味,危险而又辛劳的差事了。

    曾经清楚地记得,我把积攒起来的一小布袋晒干的土元和伙伴们提着一起到乡供销社收购部去卖。当时收购部的老李还不在,就去找他,找到他就好像找到救星一样,心里是喜悦的。最后,我们把各自的土元都卖给了收购部,我的则卖了一块八毛钱。然后,我们一块就到供销社门店里买各自想要的东西。我则买了一支渴望已久的钢笔,六角钱。上学的时候,拿着自己心爱的钢笔写字,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幸福感和优越感。

    今天,改革开放四十年,人民的生活水平早已发生了翻天地府的变化。吃穿用住洋洋高档,家家户户钱有的是,虽谈不上一掷千金,但起码想买什么,不差钱。抚今追昔,过去,挣个钱是多么难!今天生活在富足优越的年代里,该做何感想呢?是否应该不忘过去苦,牢记党的恩,崇尚勤俭节约,反对奢侈浪费呢?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59) | 回复(8) | 赞(4)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