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老师,你可白!”
  • 作者: 翩若惊鸿的湛时间: 2019/4/14 22:33:38分类: 教育随笔
  •  

    阿豪是我们班新来的学生,他是一个唐氏综合症孩子,他年龄有十几岁了,个子长得比较高,特别是运动能力比较强,常说一些金句来博得老师们的注意,同时他在做错时也有一个诚恳的认错态度。

    阿豪有许多的趣事,他经常会把我们给逗乐,所以我们也都非常地喜欢他。

    首先来说说他的运动能力吧。因为他入学太晚了,所以他身上具有一种“野味”。刚入班的时候,他没有建立起学生们该有的规则意识,当上课铃响起时,他仍然我行我素,压根就不把这铃声当作回事。所以我们每次都要去喊他进班,可每每他并不按照我们的意愿去执行,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去走近他拉他进班。但还没等你走到他跟前时,他反而像躲避瘟神一般地一溜烟地逃到远方去了。我们也就只有声嘶力竭拉着长腔叫道“阿——豪——,你赶快站住!”然而这明显是没用的,他回过头来望着你嘿嘿地笑。可能他认为你是在跟他玩游戏,他明显地显现出特别的兴味来。这样子可不是事儿啊,我们还有其他学生呢,可不能任由他如此放纵,所以我们就拼了命般地追他,以期望能尽快抓到他,以迫他就范。不追倒还好,一追他则更来劲了,你追吧,一时半会又追不上,直把你气得七窍生烟。何况他跑的姿态又有明显的挑逗意味,他跑时是这样的:边跑边犀牛望月般的回头看着你,侧着个膀子,曲里拐弯地不跑直线,时不时地来一个风骚的小跳步。看到他的形态我们往往就没了气,反而乐得抽得肠子疼,同时还挺担心他会一个不小心给演砸了磕着碰着了。所以我们也就住了脚步,再晓情明理地劝,可能是他觉得运动得也差不多了,有点累了,就乖乖地进了班。以上的境况现在仅仅生存在我们的记忆里,而今的阿豪只要铃一响,只需我向他摇动下我的手指,他就主动地投入到班级的怀抱。无他,只不过是阿豪已以建立起了规则意识。

    阿豪的运动能力我们是领教过了,说实话,阿豪的说话艺术也不遑多让。

    上课时我们是不允许乱说话的,阿豪是了然于胸的,所以一旦到了午饭时间——与其说是午饭时间,倒不如说是阿豪时间。他就如泻洪的闸门被放开了似的滔滔不绝。每次当他想让某位老师给他盛饭时,他就会边扭动着身体边嗲嗲地说:“×————师——你可白!”第一次我听到他这样向我说时,脸的确红了一红,因为这我们三个老师当中我是最黑的,我想莫非他想讥笑于我。后来当我们听得多了,再联系当前的语境,终于我们把他的“你白”的密码破译了,他的意思是“我喜欢你”。有一次当他对我说“你可白”时,我反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李老师给你盛饭?”他扭过头看了看李老师然后不卑不亢地说:“李老师,她黑!”我们听后不约而同地把嘴捂了起来,生怕饭从中掉出而失态。看到我们都笑他,他不解其意,又强调了一次:“李老师,就是可黑!”我终于没忍住而失了态,然而都如此也没人在乎了。当我们都以为掌握了阿豪的密码后,一日他又一次冒出了一句“我不叫×老师盛,坷碜人!”经过一番思量及他的多次运用之后,我们渐渐地懂得了“坷碜人”=“你可黑”。伴随着中午的几阵欢笑声,上午的劳累竟然也消散了许多。一根弦如果绷得太紧了,易折;适当地放松一下,甚好!

    可是当阿豪犯了错时,我们也一定会批评他的,面对我们的犀利的言辞时,他就会把头深深地低下去,当我们把激动的话一说完,他便会拉着你的手,边摇边说:“老师——呀,我错了——”如果他看你还没消气,他就立马使出撒手锏——把头往你的肩上一靠,“我下次再也不啦!”面对他撒娇如斯,仿佛我们的气门芯一下被他拔了,哪里还有什么气可再生的!但凡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好,我们做教育的不就是当他们倾斜时,适时地扶一扶嘛!

    现在的阿豪变化是有目共睹的,全班就数他会写的字最多,有时在课间时他仍旧写个不停。他最在乎的是他的笔和本子,一放学他首先想到的是他的笔和本子是不是在书包里,只有他确信在里面时,他才会满怀喜悦地跟妈妈回家。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48) | 回复(1) | 赞(1)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