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那镀金的岁月
  • 作者: 云淡清风时间: 2019/6/10 15:03:13分类: 生活是一粒沙
  • 那镀金的岁月(1)

      那镀金的岁月,是从前。

      抚摸母亲的头发,能看到点点斑白,看到脸上的道道细小的皱纹,千沟万壑般,我都不敢细细的看。我依偎在母亲的身边,轻轻挎着她的手,就像小时候躺在母亲的脚头,她在昏暗的灯下纳鞋底、补衣服,我那么踏实的慢慢就睡着了。

      可是,现在,我觉得我们很难再彼此走进对方的生活,即便我兴奋地说:“你回我家住一个晚上吧,这么难得的机会”。母亲一直在郑州看孙子,难得假期回来几天。我看到母亲眼里闪现了一丝兴奋,可是,这一丝兴奋就像易逝的烟花立马就消失了。我明白,她已经不愿意介入我的生活,有诸多的不便,我也是,虽然很想让她来,可是我已经不能像小时候抱着她的脚就像是抱着全世界那样安然入睡了。于是,我们挥手告别,我又一次离开她的身边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我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身边的孩子叽叽喳喳,兴奋的跟姥爷、姥姥再见!他们何能理解我心中的依恋!

      那镀金的岁月,是往昔。

      就像现在的天气一样,热,热,可是,我们的到地里摘番茄,母亲总是摘得很快,我们几个孩子则是边摘边玩,还有没穿衣服的小表弟只能抱着几个番茄,我们好歹还能用衣服包着!一趟一趟,车子里的番茄越堆越高,月亮悄悄的爬上枝头,夜来了,稍稍凉爽点。得赶紧睡,一大早三四点就得跟着父亲去把番茄对给商贩,我印象很深,一车番茄,只能得到几十元,忍者饥肠辘辘,我跟父亲往家赶。坐在车上,父亲扎在皮带的衣服因为被风吹的总是鼓着个大包,当时觉得特别好玩,总是用手轻轻抚摸这个大包,摸着软软的,可是,并没有让父亲觉察出来我在摸他的衣服,市场门口的胡辣汤把我胃里的馋虫可馋坏了。可是,闻着香气我们来到家中天还没有大亮。新的一天开始了,又要干活了。

      那镀金的岁月在玉米地里。

      高中有段时间不想学习,就是因为害怕回家种地,害怕去扶玉米,地里的马鳖(蚂蟥)。我很怕这种虫子,因为它可以钻到皮肤里喝血。为什么要去扶玉米,夏季的大风大暴雨,刚出穗的玉米脚下无根,一场大风雨,纷纷东倒西歪,稍微一停事。地里就开始有这种虫子,我要跟着母亲去扶玉米,把玉米扶直,在玉米旁边弄泥土压一压,总是赤着脚,那种小东西老是往腿上爬,一感觉有点疼,一抬脚,就看到黑黑的、软软的它趴在腿上,我总是鬼哭狼嚎,母亲总是批评我:“有啥怕类,它能给你吃了”。一边走到我身边,麻力的把它拽下来,继续干活。

      那段镀金的岁月还是在玉米地。

    我们去剔草,那时的自己已经参加工作,跟着父母在玉米地里剔草,没法蹲那里,每垄之间的距离很窄,只能跪着趴在地上揪草。我们边干活边说笑,可是,本来天气就热,在玉米地里干活觉得很闷,衣服黏黏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中午已经过了,活还没有干完,可是,搁不住再来一趟,地里离家里很远,肚子饿的咕咕大叫!心里还在暗暗抱怨父母叫我来干活!

      那段镀金的岁月在种蒜的地里,在撅着屁股在豆地向外舀水(快该收割的大豆遇到了暴雨,水排不出),在摘朝天辣椒的地里,在锄蒜、装蒜的地里!

      那更是我与父母的纽带,我们共同度过的岁月!那段镀金的岁月,让我怀念的镀金岁月!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341) | 回复(17) | 赞(4)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